企鵝仔

坑坑相連到天邊
填坑成功如夢
主松、全職、刀劍
CP皆雜食 全職主雙花

【双花】才不跟你談恋愛 04.5

本来是04该写完的桥段 因为字数爆了就只好这样处理了....(?)


  玩家【落花狼藉】已上线。

 

  看着游戏跳出这条通知,张佳乐的嘴角立刻扬起来,糟心的事情发生太多了,终于来了个救星,他眼明手快发了消息过去。

  「兄弟,我靠,你猜我在大公司怎么了?」

  「你炸了人家办公室啊?怎么做到的?」

  「你大爷啊!当我是现实的弹药专家不成?」张佳乐一看他的回应,气的咬牙切齿,又想到自己一开始的目的不是来找落花狼藉斗嘴,选择接着继续跟他说明自己的遭遇。

  「我跟你说,董事长他儿子要我跟他假结婚……你说他脑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张佳乐把所有的过程都给落花狼藉说了一遍,最后抛了这个问题问落花狼藉,喋喋不休的说了将近半小时,落花狼藉还真的听完了全程。

  孙哲平看着他这么烦恼这么委屈,在屏幕前笑得受不了,老实说挺同情张佳乐的,什么都不知道就跳进这局棋,提出假结婚这可不是他的主意,是他和张佳乐打网游认识的好友一叶之秋给他出的,一叶之秋这人心特别脏,早就注意到落花狼藉对百花缭乱心思不一般,恨不得把他们赶紧送作堆,少玩假兄弟真暧昧的把戏。

  孙哲平当然乐得有军师协助。

  「脑子有没有问题我是不知道,就是眼光不太好吧,假结婚对象还挑了个傻货。」他笑笑的回复。

  「你说谁是傻货!你才傻!」虽然只是文字,却也能想象对方气得跳脚的模样。

  「可不是,物以类聚。」他回的云淡风轻,张佳乐只想越过屏幕把人揪出来打。

  「我说,反正他不会占你便宜,答应他也没什么不好?」

  「婚又不是你结,你说的轻松,站着说话不腰疼啊?」明知道对方看不见,张佳乐依然翻了个白眼。

  「那你觉得他人怎么样?」落花狼藉说。

  「就……还不错吧?靠,仔细想想居然觉得有点像你!」张佳乐思考他的所作所为之后忍不住惊呼。

  「我能当作你是在夸我不错?」孙哲平在屏幕前勾起嘴角。

  「滚滚滚,少把我当成小姑娘调戏!」

  「放心,我才不想跟你谈恋爱。」

 

  是要跟你直接结婚的。

  


【双花歡樂向】也是在这里买的吗?

*黄少天第一人称

*梗出自Ptt笨板

*欢乐向 

 

  今天天气挺好的,神奇女侠上映也过几天了,我拉着我高中好友张佳乐去电影院看戏去,他嘛,出来总惦记着吃,在我们进去戏院之前,又是买了爆米花又是买了吉拿棒,两手抱食物抱得满满的。

  好不容易进了戏院,电影还没开始播放,灯光昏暗,看什么都带点朦胧,才刚落座我正准备滔滔不绝跟他表示我有多期待这部片,结果发现他一直看着我们隔壁那个男的。

  「男的有什么好看?你天哥正要跟你分享我心中的汹涌澎湃!这机会可是千载难逢万中取一的啊!喂喂喂、张佳乐,专心听我说话啊!」讲着讲着,我忽然有一大发现,声音压低了几分,「我靠,那男的居然是隔壁班转学生孙哲平,欸欸,你可别招惹他啊,我听说他是打架打到被辅导转学的,看这个体格就知道咱们就是一点赢的机会都没有,唉唉唉唉唉唉唉,你别看他啦!」

  「欸,黄少天,为什么他的那根那么粗?」突然说什么鬼啊,到底是怎样?

  结果我还是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了,不看不知道,看了吓一跳,还真的有够粗,我是说他手上的吉拿棒。

  就当我们俩像乡巴佬在赞叹他的那根(吉拿棒)怎么那么粗的时候,孙哲平似乎有听到,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既然对到了眼,张佳乐也就大了起来,我是说胆子。

  「同学,你那根这么大的吉拿棒也是在这里买的吗?」

  孙哲平倒是没有马上回答他,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张佳乐。

 

 

 

  「我这是油条。」


【双花】才不跟你談恋愛 04

  孙哲平后来开车送张佳乐回去,自己回到家倒开始在抽屉翻翻找找,终于找到自己之前随手买着备用的账号卡,把玩着那张账号卡来到自己桌前,看着用胶带黏在桌前的小字条,那字迹真的奇丑,完全想不到写出这字的人是个成年人,这张字条要是拿去路上随手问个人,估计都会判断字迹持有者是个小学生吧。

 

  『以后就靠你罩了!ID百花缭乱,回去加我!』

  

  孙哲平看着这张字条,无可救药的笑了。

  拉开椅子坐下,相当熟练的登录账号卡,上线之后倒是蛮不习惯的,因为一般他上线的时候百花缭乱的消息都会第一个跳出来,大概就是那些你怎么还没死的垃圾式问候,不过也是他们俩个关系足够好才会出现的对话。

  再睡一夏,孙哲平之前偶尔还会玩玩的马甲号,在遇上百花缭乱之后就没上过了,再次出场居然是因为百花缭乱本操作者本人,孙哲平也觉得自己被那家伙不知不觉影响颇多。

 

  想着突然觉得烦躁,孙哲平抓了抓后脑勺,索性放弃多想。

 

  点开好友栏,在新增好友那区输入了百花缭乱,好友邀请的备注写着是我,邀请一秒就被通过了,百花缭乱的消息也马上就跳上来。

  「我靠,大孙啊,我看你这一身真够惨的!」大孙这个叫法,张佳乐是从董事长夫人那学来的,他当初也就觉得他们挺聊得来的,随口问了能不能这么叫他,也没想到孙哲平会同意。

  「我这是靠实力说话,竞技场约不约?」

  「约约约!」百花缭乱顿了顿,「修正场?」

  「不用。」

  

  说实在,再睡一夏身上的装备就两三件紫装,对上百花缭乱三件橙装其余紫装,装备差距还真有点惨不忍睹,可是孙哲平坚持不打修正场,张佳乐很欣赏他那股劲,和他熟知的某人还有点像。

  角色进场,再睡一夏扛着重剑不发一语直上,那股狂和傲,让百花缭乱不得不试着拉开距离,弹药专家和狂剑士站得太靠近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百花缭乱才准备跳开,崩山击就将他斩落,随之而来的重击让他硬吃了伤害,百花缭乱当然不允许自己什么反击都不给,随手往狂剑士身上砸了爆缩式手雷,手雷在两人之间炸开,冲击力道之大强制逼退了再睡一夏,稍稍拉开两人距离。

  有了距离,百花缭乱当然更自由,好歹自己在竞技场上是有名气的高手,独创的那套百花式马上拿出来,一面走位一面各式手雷尽往再睡一夏身上砸,视觉效果直叫人发晕,可是再睡一夏前行还那么坚毅,毫无胆却,那一步一步踏的坚决,在光影笼罩下他似乎依然明确知道百花缭乱的正确位置。

  那家伙不简单。

  一开始虽没抱着轻敌心态站上场,可是对方的表现确实让张佳乐吃了一惊,再睡一夏用冲撞刺杀再次来到百花缭乱面前,开启嗜血对着百花缭乱进行攻击,十字斩、倒斩、重击、旋风斩、倒斩,技能一个接着一个而来,没什么节奏感可言,就是一劲冲到底,却叫人应对难受得很。

  几番缠斗的最后还是百花缭乱占了上风,赢下了这场一不留神就会被攻下的战斗。

  「你行啊!大孙你这技术了不起!就这身破装备太委屈你了!」

  「还行,反正我也不常玩。」不常玩这只号,孙哲平一面回复一面想。

  「不常玩?」张佳乐颇讶异,「也难怪你就那装备,明明这实力上线稳定找个公会混,要进什么副本精英团都不是问题……」

  「张佳乐。」孙哲平没顺着他话题继续,而是提起了他脑海灵光一闪的计划,「我跟你说个事儿,你考虑考虑。」

  「啊?什么事,你说吧?」

  「你跟我把婚结了吧。」

  张佳乐在屏幕前,本来还喝着可可亚,突然看着那八个字加一标点符号,顿时懵了,喷了一屏幕都是,找了纸巾擦了擦屏幕,来来回回又把那行字看了好几遍。

  「喂!还在?我是说假结婚,我家里催的可紧了,而且我又不会占你便宜。」孙哲平见他没继续回复,想他大概是愣住了。

  「靠!喷我一屏幕饮料!」张佳乐气死了,「你家里做什么那么急?你才几岁!」

  「这个说来话长,我还有事要处理,差不多要下了。」孙哲平打开QQ震动了某个朋友的小窗,「你下次休假什么时候?我请你吃饭。」

  「下周六,我要吃烧烤。」张佳乐咬牙切齿,刚刚被这人这么一吓,觉得自己吃了亏,心底决定要把他给吃垮。

  「成,地址我再发给你。」随即,再睡一夏脱机。

 

  这人够莫名其妙,想着他那话突然觉得有点烦躁,乱抓了头发一把,忽然看见能一秒使自己心情好的人上线了。

 

  玩家【落花狼藉】已上线。


-

话说,周更的日子结束啦!从学校毕业之后,好一段时间都空下来了,应该会加速剧情推进,老实说我对这两大男孩的掌握还有点不行,还在持续努力中!

谢谢大家给的小红心!大家也可以猜猜看大孙敲谁去了~


【双花】才不跟你談恋愛 03

這次倒是日更了,我的勤奮是偶爾偶爾偶爾出現的!

喜歡就給個評論,我會很開心的!

-

  孙哲平径自走进董事长办公室,习惯得跟走他家厨房一样,对上男人的目光也毫不避讳,自己先开口。

  「你都看到了?」孙哲平心里大概有十万个为什么,他不知道自家老头打哪里去找上百花缭乱到他公司来上班,自己明明从来没有提过关于他的任何事,自家老头这又是哪来的能耐,学会读心术又雇请了黑客查ip不成?有必要么大费周章吗?

  男人只是故弄玄虚笑而不答,但其实一切只是他老人家看张佳乐挺顺眼的,觉得自己儿子大概也是这口味,就把人家找来了。

  瞎猫碰上死耗子,就这么刚好的命运吧。

  「哪里找来的?」孙哲平瞧他没回答,心里也大抵知道刚才两人相处谈笑甚欢的模样,都被他老头看在眼里了。

  「朋友的儿子,最近才帮忙过他们公司周转。」男人说。孙哲平听出了弦外之音,连忙出声。

  「你别插手干扰,这事我自己来。」深怕他家老头动用了什么关系,如果自己老婆不是自己搞到手,那就不是他想要的了。

  「反正人就在这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孙大老板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在室内点起了根烟。

  「不用你操心。」语毕,他也没多留在烟雾开始缭绕的办公室关上门离开,走了几步又停下来。

  张佳乐忙碌的身影映入他眼帘,那家伙笑起来真好看,特别有渲染力,看着他的笑容总觉得世界也是甜的。张佳乐从孙哲平身边经过,偷偷塞了张字条在他手里。

  『以后就靠你罩了!ID百花缭乱,回去加我!』

  孙哲平还想跟他说什么,可惜张佳乐只留给他个小马尾甩啊甩的背影,离开了他的视线。

 

 

  上班的第一个休息日,张佳乐没能蹲在家里抱着计算机打游戏,而且打扮得干干净净,穿着粉色衬衫和时下流行的七分裤坐在咖啡厅里等人。

  他真的怀疑是不是他爸妈突然发现自己不是他俩亲生的,才会这么急着要把他打发离开家,就譬如说现在,他早上起床后突然被通知有一场相亲,他爸妈急着赶他出家门急到安排相亲都不先打声招呼?多希望自己出去成家立业?

  怀疑归怀疑,他还是听话的去面对相亲了,放姑娘鸽子那多不好,即使自己现在真的对谈恋爱没什么兴趣,就当作出去交个朋友之类的也行吧。

  一面滑着手机刷微博,另一手拿着搅拌棒在玩弄香草拿铁上头的心型拉花,眼光余角发现窗外出现了挺眼熟的人,张佳乐放下手机,好奇的盯着窗外看。

  窗外那人不是谁,正好就是前几天碰上的那个董事长儿子,张佳乐看到他被衣着贵气的女人拉着,一百八的身板不得不跟随那女人的步伐走,画面特别逗,他想那大概是董事长夫人吧。

  张佳乐就坐在里头,眼睁睁的看着董事长夫人领着脸上写满不甘愿的孙哲平进到咖啡厅来,一不留神就和董事长夫人对上眼,没想到她朝自己竟然露出了笑容,继续扯着孙哲平来到他面前的座位。

  孙哲平一看见张佳乐,神情似乎有了些复杂的变化,不过都只在一瞬间,他很快还是变回了最初的那张臭脸。

  「大孙,你看人家都抽出时间来了,就当交个朋友也好,慢慢培养看看?」董事长夫人依然朝着张佳乐笑,那笑容叫一个亲切啊。

  「我不是说不要自作主张吗?妈,喂!你去哪?」没选择先和张佳乐打招呼,孙哲平扭头向母亲抗议,哪料自己母亲人带到了就撒手离开。

  「喝下午茶,和我那些姐妹,你要跟?」她明知道孙哲平不可能跟上,还是回头问了句,却也不等他的回答,出了咖啡厅就打了台车离开。

  「你妈妈……还真年轻?」在陷入一阵尴尬前,张佳乐先主动开口了,虽然他心理也懵逼,怎么说了要相亲结果出现的家伙是个汉子,虽然是个高富帅的汉子但也不应该啊?画风整个都不对了!

  「这事是他们擅自决定的,你别怪我。」没有正面回答,不过孙哲平臭着脸还是拉开椅子坐下了,「看你穿成这样,你父母也没事先跟你说清楚吧?」

  「是啊,突然就说给我安排了相亲,还说对方长腿又多金……」张佳乐打量了一下孙哲平,不顾对方浑身散发着低气压,竟是笑了起来,「哈哈哈,他们也没骗我,还真的长腿又多金!」

  看他这么一笑,孙哲平那股被自己父母背叛的怨气也消去几分,「所以你是这种倾向啊?」故作漫不经心的问。

  「不知道,我以前没谈过。」张佳乐耸耸肩,也不觉得以前没谈过恋爱很可惜。

  「喔,我是那种倾向的。」他淡然,讲得一脸云淡风轻,「你要是觉得恶心,现在离开没什么关系。」

  「我看你对我没什么意思啊?反正都坐在这了,没差。」张佳乐又笑了,低头又玩起他那杯香草拿铁的拉花,纤长白皙的手指像上好的羊脂玉,稀世珍贵。

  「不是真的想发展成那种关系啦,只是我挺想跟你交个朋友!」说完又抬起头,整个宇宙璀璨的星光竟然都浓缩在他带笑的眼睛里。

  「因为我是董事长的儿子?」孙哲平勾起唇,也染上了他的笑。

  「靠!我是这种人吗?」张佳乐一听,气呼呼的握拳往孙哲平肩上揍,纯打闹的那种力道,「因为你是狂剑士啊!我告诉你,我跟狂剑士玩家关系最好了!」

  

  后来的后来,当孙哲平回想起来的时候蛮不敢置信的,他居然真的听张佳乐跟他聊了一整个下午的荣耀。

才不跟你談戀愛 03 預告

  孫哲平逕自走進董事長辦公室,習慣得跟走他家廚房一樣,對上男人的目光也毫不避諱,自己先開口。
  「你都看到了?」孫哲平心裡大概有十萬個為什麼,他不知道自家老頭打哪裡去找上百花繚亂到他公司來上班,自己明明從來沒有提過關於他的任何事,自家老頭這又是哪來的能耐,學會讀心術又雇請了駭客不成?有必要麼大費周章嗎?
  男人只是故弄玄虛笑而不答,但其實一切只是他老人家看張佳樂挺順眼的,覺得自己兒子大概也是這口味,就把人家找來了。
  瞎貓碰上死耗子,就這麼剛好的命運吧。
  「哪裡找來的?」孫哲平瞧他沒回答,心裡也大抵知道剛才兩人相處談笑甚歡的模樣,都被他老頭看在眼裡了。
  「朋友的兒子,最近才幫忙過他們公司周轉。」男人說。孫哲平聽出了弦外之音,連忙出聲。
  「你別插手干擾,這事我自己來。」深怕他家老頭動用了什麼關係,如果自己老婆不是自己搞到手,那就不是他想要的了。
  「反正人就在這裡了,你自己看著辦吧。」孫大老闆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在室內點起了根菸。
  「不用你操心。」語畢,他也沒多留在煙霧開始繚繞的辦公室關上門離開,走了幾步又停下來。
  張佳樂忙碌的身影映入他眼簾,那傢伙笑起來真好看,特別有渲染力,看著他的笑容總覺得世界也是甜的。張佳樂從孫哲平身邊經過,偷偷塞了張字條在他手裡。
  『以後就靠你罩了!ID百花繚亂,回去加我!』
  孫哲平還想跟他說什麼,可惜張佳樂只留給他個小馬尾甩啊甩的背影離開他視線了。

晚上回去就會更新 順便繁轉簡了 
預告就不打tag 今天更新喔!開不開心!驚不驚喜!

【双花】才不跟你談恋愛 02

本来希望是可以顺利周更啦……可惜我懒癌末期

我看要等他们发展到谈恋爱还好久(坏笑)

 

  孙大老板知道新朋友有个与自己儿子年纪相仿的儿子后,就提议让张佳乐到他们公司实习,没人知道他打得是什么算盘,反正张家夫妇是举双手赞成,还很感激对方给自己不成才的儿子学习机会。

  张佳乐很想表示反对,但是屈于对方对自己家有恩,而且还是出于一片好意给他机会,他还是乖乖从衣柜中翻出西装,打理好自己之后就准备去到孙家公司报到。

  当然,在上班的前一天,他依旧登入了荣耀,让兄弟看看自己还没历经社会折磨的模样最后一眼。

  「唉,兄弟我跟你说,我要去大公司实习啦!」百花缭乱一上线就向落花狼藉发过这么一则讯息。

  「终于不窝在家当米虫了?」落花狼藉讯息回的很快。

  「谁跟你当米虫,我可是社会好青年,之前也是有在帮忙家里事业的好吗?人家大老板可是亲自指名要我去实习的!」

  「哪家大老板居然敢点名你大少爷去给他工作?公司不要了?」

  「还有哪家,就孙氏企业,你知道的吧?」

  知道,何止知道,这还是我之后要接手的公司呢。孙哲平心想,却也不点破。

  「喔,我知道啊,没想到是他们要惨遭你毒手,不容易啊。」

  「你还是继续当游戏宅吧!小爷我要出去闯荡社会了,到时候你再求我包养你,也许小爷我心情好会同意的。」

  「得了吧你,哈哈!」谁包养谁,还不知道呢。

  下了场副本之后,百花缭乱就脱机了,理由叫第一天上班不想迟到。

  漫不经心的几场副本之后,孙哲平就做了个决定,明天到老爸公司晃晃,赌一把自己的运气,搞不好能够遇上百花缭乱本人。

 

 

  第一天上班的张佳乐表现还算不错,反应快又机灵,略微忧郁气质的长相没少吸引女孩子注意,但是他本人很精神,说话也挺讨喜的,公司里的前辈对他印象相当不错,心里赞叹老板英明,随便指定个实习的都是人才。

  装了一整个上午好青年的张佳乐,一到中午休息时间就累的装不下去了,庆幸自己的座位风水好,稍微躲一下没什么人能看到自己颓废的模样,张佳乐欢天喜地的窝在自己座位的计算机前,飞快的插上账号卡登入荣耀,江山易改,宅性难移,他觉得他再不看看自己用心栽培的百花缭乱,他就要死了。

  孙哲平穿着休闲的短袖T进到公司来,推开办公区域的门,舒服的冷气涌上,消了他暑气大半,才正打算找个人问今天来实习的新人在哪,立马就瞥到角落有台计算机屏幕正在进行荣耀,他笑了笑随即迈开步伐上前。

  他探头看那人,染成酒红色的头发扎了个小马尾,睫毛长又浓密,鼻子高挺精巧,整张脸精致的像陶瓷一样,特别是聚精会神盯着屏幕的那双眼睛,像出生的小鹿那般水汪汪的。

  「打荣耀啊?」孙哲平出声,专心致志对付着竞技场对手的张佳乐手滑了一下,手雷差点丢歪,却头也不抬的回应。

  「嘘──你小声点,别让其他人听到啊!」

  两个人默契的暂停下对话,孙哲平仍盯着它屏幕看,这打法,这声音,百花缭乱,果真是他。

  直到荣耀二字占据了屏幕大半,战斗结束时话题才继续。

  「嗯?我今天早上没看到你啊,也是来实习的?」张佳乐放下鼠标键盘,认真打量着刚刚跟他搭话的年轻人,心中忽然有种说不上的熟悉感。

  「算是吧。」孙哲平耸耸肩,给了个不清不楚的答案。

  「你也玩荣耀?什么职业?」张佳乐也不追问,他对那人最一开始抛给他的话题更有兴趣一些。

  「偶尔玩而已,我玩狂剑士的。」他平淡的回答,说谎说得多自然。

  「狂剑士啊!我有个很好的朋友狂剑士玩得特别好──有机会我们切搓切搓,狂剑士该怎么玩,我可熟的!」张佳乐眼神闪烁着光芒,笑弯了好看的眼,明明该被形容成新月却在里头装满了星宿。

  孙哲平看着他,心里头想着,定了,就他了。唇角勾起了连自己都没发觉的弧度。

  「行啊,午休快结束了,我还要去找个人,下次约吧!」孙哲平主动让话题有了个段落,因为他注意到了来自最里头那间属于他家老头办公室的视线,和张佳乐约了下次后动身前往董事长办公室。

  「喔对了,我叫张佳乐,你呢?」看着走远的背影,张佳乐忽然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新公司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叫什么名字。

  「乐乐,他叫孙哲平。」午休结束才刚从外头回来的前辈在一旁默默告诉他,「董事长的儿子。」

 

  「啊?」


【双花】才不跟你談戀愛 01

*老梗

*OOC是我

*小学生文笔

*非原著向 

 

  「其他九个条件都完成了,不过老爸,还剩下一个我才会乖乖接手公司,你还记得吧?」孙哲平拿着手上的清单,干脆的在第九项目上头用鲜艳红笔划杠,把清单拍在办公桌上头。

  「我也不想勉强你结婚的事,可是你至少也给我个大方向替你找对象啊。」西装革履的男人叹了口气,男人依旧意气风发却不敌岁月,细纹在他的脸上没隐瞒过谁。

  「喔,我喜欢男的。」孙哲平语气平淡,好像在说天气真好似的。

  「你……唉。」男人又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的孩子好像存心来气死他的,「没必要做到这样吧?真的有这么不想接手公司吗?」

  「我没骗你,我真的对女孩子没什么感觉。」他满不在乎的继续道。

  「你现在有对象了吗?」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男人无奈,时代在变化,同性恋也已经不是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了,只是他感慨他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原来是这样的性向,他想,他也许连孙哲平真正喜欢什么都说不上几样。

  「没有,不过在荣耀遇上了个挺有趣的家伙。」他笑。

  荣耀,男人为数不多敢肯定是孙哲平真正喜欢的东西,一款时下火红的网游。

  「是吗?你手脚快点吧,不然我会替你找对象的。」男人握拳举起,孙哲平心领神会,用自己的拳头撞了下男人的手。

  「我会的。」

 

 

  张佳乐最近交了个特别知心的网友,游戏名叫落花狼藉,和自己操纵的弹药专家百花撩乱好像不谋而合的情侣号,可惜对方是个不折不扣的纯爷们。他们互相欣赏对方的技术,常常在竞技场切搓的不亦乐乎,话题也好像永远聊不完一样,张佳乐特殊的脑回路虽然常被对方吐槽,却总能让气氛维持热络,和落花狼藉一起游戏的时候,张佳乐脸上总止不住笑意。

  「乐乐啊,和女朋友聊天吗?笑这么开心。」母亲经过房间时,停下脚步正好碰上张佳乐满面春风的对着计算机屏幕傻笑。

  「没没没!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别多想!」张佳乐慌慌张张为自己辩解,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紧张。

  「这样啊,别忘了下午去公司帮忙爸爸。」母亲略为遗憾,明明给儿子生了不差的长相,儿子却在该谈恋爱的年纪窝在家里打游戏,但是她也无可奈何,叮咛张佳乐记得履行和父亲的约定后便离开。

  张佳乐父亲的公司规模并不大,但是目前为止都是稳定发展的,他父亲有意培养张佳乐成为公司接班人,不过也知道张佳乐的性子要他一毕业就正经八百穿西装来上班肯定不适应,只好循序渐进让张佳乐从一旁慢慢看着慢慢学,一点一滴去累积经验。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自家中小型公司突然遇上周转问题,一夜之间衣食无虑的生活远走高飞,张佳乐的父亲天天为了公司奔波劳苦,在朋友介绍下认识了有能力帮助他们脱困的孙家大老板。

  孙家大老板和张佳乐的父亲也挺投缘的,大老板为人豪爽,二话不说就答应帮助他们度过这次经济困难,而张家就这么欠下了孙大老板人情……


【試閱】【印調】惡房東事件簿

刀劍亂舞同人誌,鶴一期全年齡清水向小說本,第一次販售在11/19號台灣北部師大中正堂的刀劍only,之後還會有通販和CWT寄攤!
第一次出本,受了很多朋友的幫助,希望大家可以收幾本回去蓋泡麵……(欸)
印量調查:https://goo.gl/Wn2tWs

以下試閱同印調內的試閱!

  

  受害者:一期一振 T大幼教系 20歲 男性

 

  

  大一開始離家到外頭住宿,因為經濟問題沒有辦法常常搭車回家,至今大二了也才回去兩次,都是為了重要的年節而回去協助那些繁雜的事項,除此之外家裡常常會寄些東西過來,像是弟弟們的塗鴉或是歪歪斜斜的手寫信,看了令人會心一笑,當然也有一些食品,上頭都是父母滿滿的關心,自己也每週都會和家裡通一次視訊,但真要說起,一個人生活在家鄉幾十里之外,套房對門一直空蕩蕩也沒出現過半個室友,也許是有一些空虛了。

  房東先生之前好像一直旅居國外,一直都是他一位熱心的朋友代替他收房租和處理大大小小的事務,雖然說初次見到燭台切先生有些嚇到,但是他笑容滿面的模樣很難讓人起什麼敵意……何況還帶著自己手做的點心來。

  燭台切先生和房東鶴丸先生聽說是青梅竹馬,按照燭台切先生的描述,小時後鶴丸先生很常惹麻煩讓他來收拾,又在關鍵的時刻帶著燭台切先生逃離危險。

 

  「不過那些危險也是他帶來的。」啜了一口熱茶,燭台切先生如是說道。

  

  聽起來不怎麼令人省心呢,這位鶴丸先生。

  

  初次與燭台切先生見面,也許是特別投緣,一聊就是整個下午,他領著我認識房間設置,屋子的每處都鉅細靡遺的介紹,也遞上了他的名片好讓我隨時能連絡到他,是位極度熱心的好人,直到升上大二,我始終沒真正主動聯絡他,反倒是他不時會帶著吃不完的手做點心來串串門子,一年下來吃了他不少糕點,若有餘力也會做頓飯招待他,久而久之和燭台切先生也成了交流廚藝的好友。

  

  

  那是一個趕報告的深夜,挑燈夜戰並不屬於自己的強項,畢竟家管嚴,自幼就沒什麼熬夜的經驗,每到深夜人如果不躺在床上,總覺得到處皆是窸窸窣窣的雜音,細聽又好像可以聽見人的腳步聲,但這間學生套房從來沒有過室友,燭台切先生也不是會半夜來訪的人,只能戴上耳機播著古典樂來舒緩太過緊繃的神經,努力告訴自己一切都是假的,只有趕報告才是真的。

  一面整理著教育心理學的資料,一面想著弟弟們天真可愛的笑顏,這樣才能夠讓萬籟俱寂的夜不那麼可怕,仰頭就能看見窗外的星空,這裡明明離市中心不遠,卻依然保有整片清澈無汙染的蒼芎,心情又舒坦了許多。

  就在這個剛趕完報告極度鬆懈的情況之下,伸伸懶腰後不自覺打了個呵欠,原先打算沖涼之後就上床睡覺,即將轉開門把推開臥房門的那一瞬間,忽然聽見了什麼東西掉落的聲響。

  

  是誰?

  

  選擇按兵不動的自己將耳朵貼上門板,好聽清楚客廳的動靜,貌似是在找尋什麼?抽屜被開開關關,還能聽到那人碎碎念的聲音,實際內容不太清楚,不過得到結論就是──入侵者肯定是小偷。

  恐懼忽然漫天蓋地攀上來,爬上肌膚每一吋,滲透血液隨著血小板、紅血球那些曾經在高中實驗室玻片上見到的東西一同流竄,額間的冷汗氾濫成災,但想到要是什麼東西被破壞了會給燭台切先生帶來困擾,那就不能坐以待斃了。

  嚥了口口水環視房間,卻也沒發現能夠帶上場的武器,只好硬著頭皮上了,深呼吸幾口氣給自己壯膽,隨後旋開門把,一鼓作氣衝上前,小偷先生似乎也察覺了屋子裡有人而轉過頭來,正要開口說些什麼,卻被迎面而來的拳頭的打暈了。

  “碰!”的一聲。

  實在不忍心看他倒在地上,於是將人扛上沙發,仔細一瞧,昏厥的小偷先生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眉眼乾淨也不像會是做這種事的人,有些凌亂的銀白色髮絲散落在白皙的脖頸,被深褐色的沙發一襯,整個人就更充滿了不真實的飄渺感,透明得宛若小說裡頭的妖精。

  不管怎麼樣,還是將這件事向燭台切先生稟報吧,雖然這個時間打擾不太好,但是讓自己和小偷先生共處一室也挺危險的,猶豫了許久後還是從皮夾裡頭取出燭台切先生的名片,打了通電話過去。

  電話響沒過幾聲就被接起來,低沉穩重的男音傾瀉而來,聲音聽起來一直醒著,沒有半點方睡醒的慵懶氣息。

  「不好意思,這麼晚還打擾您,燭台切先生。」

  『嗯?一期嗎?什麼事?』

  「是這樣的……房子似乎遭小偷了。」

  『啊?』燭台切先生聽起來吃了很大一驚。

  「有一位年紀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大的白髮男性闖進家裡翻找東西……」

  『他是不是頭髮亂亂的,和你差不多高?』他急促的打斷。

  「呃、是的,我將他……打暈了。」聽到了電話那頭傳來的大笑。

  『沒事了,他是你的房東,把他丟到那間空房,隨便給他蓋條毯子吧。』等他笑夠了後,他這麼交代。

  「好的……咦?他就是鶴丸先生?對不起,燭台切先生──我並不是故意這麼做的!」遲緩的反射弧過好一會才意識到自己犯下多麼無禮的舉動。

  『都說了沒事,那是他活該,進去也不先跟你打聲招呼。』他溫聲安撫道,隨後又開口,『時間也不早了,你快去休息吧。』

  被那樣的聲音安撫確實起了作用,自責的情緒被暫時壓下後,才再度開口,「嗯,好的,謝謝您,也希望您早點休息,晚安了。」燭台切先生回了聲晚安,旋即就掛了電話,空間又回到四十分鐘前的寧靜,只是多了一份淺淺的呼吸聲。

  鶴丸先生好看的臉上還有著拳頭留下的紅印,自己頓時就陷入了無邊無際的自我譴責,直到他翻身,還囈語含糊的說著夢話,自己才趕緊攙扶人入房。

   

  「哈啊──」好像……也睏了呢,有違家教的打了個呵欠,將人安置於久沒人住的空房,雖然一直空著但自己定期還是會到房間進行打掃,準備隨時迎接新室友的到來。

  著實沒想到使用上房間會是在這樣尷尬的情況下,雖然另一人的重量大半都壓在自己身上,卻也不覺得沉重,小心翼翼將鶴丸先生置於床上,取來平日整齊收來的被子替他蓋上。

  突然間,一隻白皙的手伸過來抓上自己手臂,有力且不容句覺得將自己扯上床,難道說鶴丸先生醒了嗎?

  緊張得不敢亂動,對方卻依舊是那樣平穩的呼吸,一點多餘的動靜都沒有,安心之際,下一秒整個人就被當作是抱枕擁入懷中,被一個男性這樣做,實在相當尷尬,儘管對方身上的味道相當好聞,像是茶葉的清香,淡雅不容忽視。

  味道聞著聞著,睏意襲來,人又正好躺在床上,在完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就睡著了,渾然不知這一睡就是一覺到天亮。

 

 

  

  當早晨降臨之時,睜開眼睛房內已經空無一人,床單微皺,證明昨夜的突襲不是夢遊一場。

  跟家人通過電話報告了下昨夜的情況後,被叮囑了千萬要好好道歉,不能有疏忽,被趕走不打緊,禮儀是必須周全的。

  通話結束後,玄關那頭傳了鑰匙開門的聲音,映入眼簾的是鶴丸先生提著早餐店紙袋進門。

  「喔?你醒啦,哈哈哈太好了!昨天真是嚇了我一跳!」若無其事的從紙袋拿出早點,見鶴丸先生一點也不在意的提起,倒是自己想挖個洞把昨天的自己埋一埋,放把火燒了。

  「鶴、鶴丸先生,昨晚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向燭台切先生詢問過了,冒然對您出手實在是我不好。」畢恭畢敬的鞠了個躬,,還是緊張得就連呼吸都屏住了。

  「要殺要剮隨您處置,還希望您能藉此消氣……很抱歉給您添麻煩了!」冷汗從額間滑落,靜候對方的答覆,得到的卻是一罐冷飲貼上臉頰的刺激感。

  「這個處置嘛,我還沒想到,昨天那拳真夠嗆的了,嘶──」抬起頭,對上鶴丸先生琥珀色的眼眸,他還是笑得游刃有餘,「好啦,吃完早餐再來決定吧!你也一起來吃吧,我買太多吃不完。」

  「真的非常謝謝您,鶴丸先生!」挺起身子,漾起笑容,鶴丸先生其實也不像燭台切先生說的那樣糟。

  在一邊時用早餐的同時,鶴丸先生風趣生動描述了關於他的事情,也詢問了一些我的資訊,念什麼科系、幾歲、老家在哪邊,和鶴丸先生聊天很舒服,沒有壓力也不覺得隱私被過度侵犯,問題都正好被切在了不輕也不重的位置,在這樣愉快的情況下,鶴丸先生又開啟了一個新的話題。

  

  「一期一振啊,名字真好聽,我的名字你已經知道了,那就不多說啦!」

  「承蒙稱讚,鶴丸先生。」啜了口紅茶,微微一笑,「不知道鶴丸先生現在從事什麼樣的職業,這個時間不用上班嗎?」注意到了牆上的鐘已經來到九點半,小心翼翼詢問著。

  「你覺得剛從國外回來的人有工作嗎?」滿嘴蛋餅含糊回應。

  「啊、啊,不好意思……」出糗了呢,好丟臉。

  「目前嘛,大概算是個遊手好閒的富二代吧?負責收房租度日。」拿來紙巾擦了擦嘴,鶴丸先生態度從容。

  「啊、我想到該怎麼處置你了!」突然像是想到什麼好主意似的眼睛亮了起來,轉過頭來時的笑容,不由自主讓人竄起一股不詳的預感。

  「跟我交往吧,一期!」太好了……不是趕我出去呢,這樣媽媽應該也就放心了,等等?

  「嗯?鶴、鶴丸先生?」從沙發上跳了起來,意識過來的時候已經滿臉通紅,「請別開玩笑了,我真心很希望能夠向您好好的道歉!」

  

  「欸──」他垂下眼睫,看起來有些失落的樣子,「那不然這樣好了,昨天有你在,我難得沒胡亂做夢呢!之後就一起睡吧!」

  

  「這個……」

 


【速度松】失翼鳥,續

 宗教松 Oso x Choro    

*我家女神不是湖中女神

*沒有車 :D

*Oso視角

  至今窗外仍戰火綿延,我用法術隔絕了所有喧嘩,寬敞明亮的房間上頭吊著華麗的水晶燈,暗紅色的被褥覆蓋到女神的腹部,他正立著上身坐於床靜如處女的正在閱讀。

  即使魔界正被天界大舉進攻,人間秩序依然是平和的,這說明了天界沒有派出上位者,也說明了他們明白女神真正所嚮往,估計不用再多久戰爭就可以謝幕,冠冕堂皇的宣戰不過就是做做樣子罷了。

 *

  早些時間,我帶著他去逛了歐洲一圈,在威尼斯喬裝成旅客,一同惡整了想敲竹槓的奸商,在倫敦品嚐陰雨,淋了一身的浪漫,打了幾個毀壞氣氛的噴嚏,在布拉格的城堡前閒晃,欣賞著熙來攘往的捷克女性,她們玲瓏有緻的身段果然聞名。 

  想當然,女神在身邊,我哪裡有膽子去搭訕,不過話說回來,女神好像還沒給我什麼名分呢? 

 

  「我說,女神啊。」深呼吸了一口氣,從單人沙發上站了起來。     「嗯?」他頭也沒抬,只是敷衍的回應了一聲。

  「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來著?」緩步走向大床。

  「嗯……誘拐犯和人質?」

  「欸──不是吧?是你叫我把你帶出來的啊!」一屁股蹭上床邊。    「那你覺得應該是什麼關係?這很重要嗎混帳?」他終於把書本闔上,才抬起頭就對上了我的眼。 

  我總覺得有對稀世翠玉被鑲在他眼裡,每看一次都想讚嘆一次,就算現在這雙瞳孔散發著淡淡不悅,還是迷人得叫人難耐。 

  

  「這當然很重要啊,女神,你覺得哪裡會有惡魔這麼善良,大費周章把你從鳥籠帶出來,還帶你到處玩,我當然是有目的啊!」慣性的揚起壞笑,抽走了他拿在手上的書。 

  「喂你!」話才講到一半,我便傾身堵住那張叨叨絮絮的嘴,順著他開口,舌頭竄了進去,為了不嚇著他,稍微逗弄一下就退了開來。 

  「我想要的是這種關係啊,女神大人。」沉了沉嗓音,只見女神清麗的臉龐染上了我的顏色,此時不吃更待何時? 

  「你你你、啊啊──混帳!」氣不過的他大罵了幾聲撇過頭,紅透了的耳根子出賣他真正的心情,我一見沒被女神嚴重排斥,動作也就開始變本加厲。 

  「沒有反駁我就當作是認同了喔,女神大人。」掀開赭紅色的被單,爬上了床,低頭接吻,再一次交換及確認彼此的心意。  

  他的吻很笨拙,也努力回應,生疏不拿手的感覺特別可愛,那種膽怯帶著躍躍欲試,不甘居於下風的次次主動挑逗,想到這麼一個寶貝這輩子都會待在自己身邊,心情又好上了幾分。 

  結束吻的瞬間,我想他是染上了情慾,眼底水霧一片,楚楚可憐。 

  「怎麼了?」

  「我覺得……好不真實,你說這是不是夢?醒來我還是鳥籠裡折翼的鳥。」

  「如果你還在鳥籠,那我就再去放你出來,反正我閒得發慌。」頭輕輕抵上女神的前額,鼻尖碰著鼻尖,甜膩的吐息在整間房內擴散,我看見他笑了。 


【速度松】失翼鳥

【宗教速度】

*Oso x Choro

*我家女神不是湖中女神

*Oso視角

 

  他閉著眼的模樣真美,纖長濃密的睫毛微微顫抖著,胸膛平穩地隨著呼吸起伏,閑靜的美足以凍結世界,當年海倫的美引發特洛伊戰爭,人人都想得到那絕世美人,而現在躺在我懷裡的他就更上一層樓了。

  

  為了奪走他,天界和魔界開始了一場近乎滅世的征戰。

  

  不過那些都無所謂了,那些嘍囉要死多少就死多少,幾滴血就足夠召喚出成千上萬魑魅魍魎去騷擾天界,儘管他們能力低下,數量夠多也夠讓天界那些自視甚高的天使們頭疼了。

  帶他離開天界非我本意,來去各界自如的我當然樂意多花點時間找他,他是那麼可憐,被用許許多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囚禁在天界,即便沒上手銬腳鐐,無形的枷鎖還是使他足不出戶,我曾譏笑他像是隻囚鳥,擁有飛的能力卻從未使用。

  他只是笑了笑,隨手抄了個花瓶向我砸過來,對著我罵:「我也想自由啊,混帳惡魔!」他是在罵我,眼底卻滿是渴望和無奈,一直以來他對外界的認知除了水鏡之外,只有我,只有我跟他描述人們在地上的作息,情緒激昂談論我在人間發生的趣事,他聽得津津有味,墨綠色瞳孔閃著光芒,我都捕捉到了。

   

  不是我綁走他的,不是的,但我願意背這個黑鍋,因為求我帶他走的人是他。

  

  「你真的帶走我了?」他清醒過後,揉了揉眼問。

  「帶走你還真大費周章!有夠麻煩的──先跟你說我可不會再幹第二次了!」我倒了杯水給他,悄悄拉上窗簾,外頭的血色和戰火不能讓他看見。

  他只是伸過手,捧著我的臉頰落下一吻,估計我的臉一下就刷紅了吧,真是出奇不意的驚喜。

  

  「不會了,我不會離開你。」他笑了,很真誠的一次笑容,我搓了搓鼻子笑著回應。

 

 

  「我也不會放你走。」